<rt id="jddf9"></rt>
<b id="jddf9"></b>

<rp id="jddf9"></rp>
    <cite id="jddf9"></cite>

  1. <rp id="jddf9"></rp>
  2. 大师解读 | 杨军谈服装设计,当哲学遇到美学

    时间:2015年03月22日 信息来源:不详 点击: 【字体:
      杨军,中国第一代服装设计师的杰出代表。1989年师从Karl Lagerfeld,1991年加入Armani设计团队,成为其中为数寥寥的中国设计师之一,1996年受邀造访英国白金汉宫,收到了伊丽莎白女王的亲自接见;2002年,她设计的作品“龙袍”被法国卢浮宫永久收藏,2008年,她受邀担任2008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服装总监。

      杨军笑言自己是来自上世纪60年代的人,她喜欢哲学,内心充盈,习惯用多维的视角看待世界。 

      把人生当作一部哲学书,愿意花上许多时间去百般咀嚼,这已经成为了60年代出生的设计师身上独特的精神内核。我们可以轻易地洞察到,杨军心中奔腾着异常纯净的理想,带着点时代遗留下来的厚重感。因为这份厚重感,她时常会情不自禁地说起“我的祖国”这样的词汇,说自己作为第一代设计师理所应当实践的“使命”;另外,她对沉溺于思考状态也怀有一种“偏执”热爱,她说自己喜欢融天融地,喜欢带着矿泉水和干面包去博物馆待上整整一天,喜欢远远地眺望达利的超现实主义…… 

      而为了一份责任,时刻准备着赴汤蹈火;为了寻找所谓的本原,可以花费长时间潜心思考,大概就是这个年代的中国服装人远离浮躁、修身养性最可爱的一种表达了。 

      如今,杨军圆满地完成了担纲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服装总监的重大使命,带着无限的满足感。功过是非,留待旁观者的评述,她只是尽力付出,任何褒贬都无法混淆她的内心。 

      她还告诉我们,此时此刻,她非常享受心灵空旷、思维沉淀的那些瞬间,她用一生的时间去思考设计的本原到底在哪里,渐渐发现了一个非常朴素的真理,并且乐于与我们分享———原来,设计就是哲学与美学的交融,它是辩证的,包容的,同时它也是无法抗拒的,它的魔力在于,它用独特的语言说话,却能使全世界的人都能读懂它的美。 

      我们不禁感慨,她的简单与通透。修炼不够的哲人,往往忧心自扰,而聪明的女子,却能将自己的人生设计得足够圆满,在设计的世界里,哲学与美学是最好的搭档,但谁都不会喧宾夺主,唯有如此,才能使得她的设计超脱,但不晦涩;美好,但不缥缈。 

      “我要成为有灵魂的设计师”:阿玛尼工作室里的中国血统 

      杨军从小就喜欢天文和地理。那种浩淼天宇间的未知乐趣总能让她心驰神往,就是因为这个简单的理由,这个外表清秀甚至带着那么点“妩媚”劲的女孩,偏偏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理科。 

      也恰恰是对“理科”的一份天生偏好,这个起着男孩名的女孩,压根没有考虑念什么“文学”或者“艺术”,只因为纺织工程里的那个“工程”的字眼,就误打误撞地读了“纺织工程系”。 

      现在看来,这个奇妙的选择慢慢开启了杨军内心蕴藏的天分,也让她渐渐发现自己对工艺设计的那份亲近。 

      她快乐其中,并不着迷于一件衣服的单纯表象,却沉下心来学工艺、学面料设计、学制作流程,一根线到一根纱,再到一件可以标价出售的衣服,这其中的来龙去脉让杨军里里外外、来来去去地研究个透。 

      毕业之后,她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上海的一家纺织品进出口公司做面料设计,也由此成为了中国第一代面料设计师。 

      “唯一自信的就是自己对工艺的熟悉程度。但是总觉得自己应该有更深的寻找。”20岁刚出头的杨军,有着那个时代天生的抱负感与使命感,她在中国最早的面料设计领域内初有所成,技术与工艺已经不再是她接近设计真谛的障碍,杨军开始寻思着“如何才能找到一个设计师的灵魂”。 

      对这个问题的探究注定使得杨军变得不寻常。和所有刚刚叩开艺术之门的“文艺青年”一样,她开始无法抑制地喜欢艺术,喜欢哲学,着迷于那些似乎与设计并不搭界的领域,她发现,哲学书籍里那些略带晦涩的描述,考验得其实就是人洞察事物的本质与耐性,直到这些视角一一打开,让她发现了另外一个好奇心重重的自己,她渐渐发现,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她需要掌握工艺,更需要的是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那些不请自来的灵感,散落在博大精深的人文科学之中,多如皓星,俯首即是。 

      这番“顿悟”让杨军激动不已,上世纪80年代后期,杨军决定出国深造,她报考了巴黎艺术学院,她相信那里可以帮助她成为真正的“有灵魂”的设计师。 

      杨军是极其幸运的,半年的预科学习之后,她面临着环艺、建筑、服装多个设计领域的诱惑,而她的导师却一眼就发现了她在服装设计方面的天赋与判断力,在国内攻读纺织工程的扎实基础,半年来对艺术研究近乎痴迷的研学,杨军已经具备了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的潜质。就这样,导师强烈推荐她选择服装设计作为自己的专业领域,这一次,幸运女神对这个天资聪颖的女孩表现出了独一无二的垂青。杨军意外地遇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位导师———他正是国际时装大师,香奈儿(Chanel)的设计总监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 

      “你要做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拉格菲尔德对这个来巴黎艺术学院寻找“灵魂”的女孩说道。 

      杨军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西方服装设计的艺术精髓,而拉格菲尔德的这句箴言也时刻提点着她,“什么才是可以属于杨军自己的?”带着对这个命题的求解,毕业后,杨军进入阿玛尼(Armani)担任设计师,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她的设计功底令她成为了阿玛尼设计工作室里拥有亚洲血统的最年轻的设计师。 

      而不断成熟的杨军,也渐渐领悟了怎样才能做“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发现,实现一个美妙的灵感,必须借助在技术领域内“信手拈来”的能力,而她既通晓面料制作工艺,同时又具有时装设计的艺术素养,这种“从内而外”的扎实“功底”,足以让自己的每一件作品经得起推敲,也能让自己的设计理念总能够轻易地得到精准地实现与表达。而这就是自己不可替代的优势。 

      “给我几个月的时间,让我重装一台缝纫机都没问题”。年轻自信的杨军开始释放她在设计研发领域内的能量。她发明的丝棉印染改变了传统工艺中做成布后方能印染的步骤,而是在纤维阶段就印染,再织成布,立体感加强了许多。在阿玛尼工作的几年间,她除了承担男装的部分设计工作,同时也与范思哲、古琦等众多一线品牌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1992年,杨军顺利成为了欧洲时装工会的签约设计师。 

      最前沿的时尚领域终于褪去了它们的神秘面纱,在杨军面前一一铺陈。而让人钦佩的是,早在20年前,那个年轻的中国女孩,她不仅见证了国际时尚的前进轨迹,同时已经不知不觉地顺利成为了制造时尚的一分子。 

      “将哲学思想融入艺术设计”:寻找北京奥运会中的设计本原 

      “我总会和我在全世界各地的同事们说,我在面料设计方面的特殊心得,都是在中国学会的,是中国教会了我怎么从一根最简单的纤维做起,把它最终变成一件漂亮的衣服。”眼前的杨军丝毫不掩饰她对祖国的热爱,这个来自60年代后的中国第一代设计师,不管走到哪里,内心深藏的是对祖国的一份热爱。 

      而正是因为一个简单的“爱”字,让杨军早在几年前,就开始默默关注2008北京奥运会。 

      2004年雅典奥运会,作为法国专家组成员的杨军来到了雅典,她并不知晓的是,张艺谋也悄悄来到了雅典取经。 

      自此,日后的偶然邂逅和刻意相约,似乎都因为一个共同的话题“北京奥运”而变得频繁。心存一份设计“百年奥运”责任与使命,使得向来视任何盛事“云淡风轻”的杨军,第一次以积极主动的姿态加入到了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服装设计筹备工作当中。 

      “我多么想通过奥运会还中国一个本真的面目。”这样的一番宏大理想,也许在外人听来有点程式化的隆重,而对于杨军来说却是最平常的一个心愿。 

      至今,杨军没有改变自己的中国护照,即使这对于她而言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唯有真正对民族心存大爱的人,才能懂得护照上书写着中国国籍的光荣与自尊。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担任艺术总监的杨军与她的合作伙伴们,终于没有食言。 

      1个多小时的文艺表演,从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到丝绸之路,从具有中国特色的戏曲到太极拳,时间跨度长达五千年,人物服饰也从春秋战国、秦、西汉、唐、宋、元、明、清一路走来。 

      古朴的击缶而歌回到三千多年前,那时人们穿着的服饰名为“深衣”,上下衣连在一起,服饰简单,男女通用。活字印刷一场里,宣读竹简的官吏们身着汉代时期的服饰,此时的服饰不仅样式开始复杂,而且变得华丽。汉代丝绸锦绣产量极多,纺织工艺也达到很高的水平,《丝绸之路》中数千演员用艳丽的色彩和华美的服饰再现了闻名遐迩的丝绸之路,也再现了当时服饰文化的繁荣。 

      “华表”展现出盛唐时期服饰的发展,这个时期无论是衣料还是衣式,都呈现出一派空前灿烂的景象。女子服饰开始注重展现女人特有的魅力,女人主要服饰为襦裙。襦裙短而且袖小,长裙紧身,裙腰高系于腰部以上,以丝带系扎,给人一种俏丽修长的感觉,领口宽大,穿时袒露上胸,性感妩媚。 

      “奥运会给予了一个设计师太多超越设计本身的东西。”可以如此尽兴地通过奥运会的载体,用历史、美学、哲学的多维视角给予中国文化以充分的解读,这让杨军和她的伙伴们兴奋不已。 

      不禁让人回想起奥运会开幕式的那天,杨军在后场把每件服装摆了又摆,挪了又挪,直到最后一刻都闲不下来。“可能自己真的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杨军微笑自嘲,眼里却有显而易见的幸福感。 

      在她看来,这场精耕细作的奥运会开幕式,就是一场哲学与美学相会的最完美视觉盛宴。 

      “整个开幕式的色彩变幻透露出中国的哲学思想,在表达之中不断地否定,不断地肯定,你可以看到,灰,黑,白就是一种古朴色彩语言的表达,中国5000年的历史文化,只有这种高灰的色彩哲理,才能体现出这个民族的厚重。而当共和国这一页开启,我们也会用极致饱和的色系来表达现代中国的精神风貌。这才是属于共和国的阳光色彩。”杨军说道。 

      “整个开幕式中,我们用了大量的渐变色,这就是中国腾飞的象征,过程的象征,任何东西都是螺旋上升的,这是我们对中国腾飞的健康表达。”杨军补充道,“开幕式上,极其视觉冲击力的金色系都不多,我们想告诉大家,中国没有威胁,它很祥和,我们尊重历史,我们愿意忠实地还原这个时代的色彩。” 

      这个团队,拥有的是何其一致的思想———用世界的语言,解读中国古老文化的密码。此刻,杨军的感性如水银泻地,汩汩而出。“在这个过程中,我收获了太多人的信任,当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对我说,中国设计师,留下来吧。那一刻,我才发现,生命的价值原来可以这样张扬。” 

      是的,在奥运会这样的语境之下,不仅是设计师,整个民族的生命价值因为一份责任而变得掷地有声。也许,太多的细节之美留待我们掘取,但,我们只要记得这样的事实———中国设计成功地升华了它,这就是我们共同的荣耀。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Tags: 大师 解读 服装 服装设计 装设 设计 哲学 遇到
    信息来源: 兰州玉颖尔服饰 http://www.seamanstory.com/html/xwzx/fzsj/2049.html
    上一篇: 以品牌的名义给服装设计一双翅膀 下一篇: PHOTOSHOP服装设计概述
    广西11选5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